再遇前夫,生个二胎好不好?

2020-06-09 12:45栏目:女频

作者:独白的小玛丽

第1章 我又让周小姐哭了吗?

再次遇到江景程,是在五年以后。

那天上午,周姿刚刚见了在网上“只闻其声,未见其人”的简远东——著名的血液内科专家,之前,简医生一直在国外,周姿和他的联络都是靠网络和电话。

摩奥咖啡馆。

“周小姐,你哥哥孩子的情况,我看过他的病历报告,乐观估计,是可以治愈的。但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,最好把孩子的实际情况告诉我。”简远明说到。

周姿低了一下头,“孩子的病历,我都给你看了。你只是还没有见过她本人而已!”

简远明的目光在周姿的脸上逡巡一下,笑着说,“咖啡钱我已经付过了。”

起身走了。

周姿在座位上坐了好久,莫名地心情不好。

下午回到电视台,准备看稿件。

周姿在丰城电视台主持一档节目—《商界》,本来这档节目起来的时候名不见经传,落到刚刚分来的周姿手中,风生水起,连续两年被评为五星级节目,周姿的声名也如日中天,又是二十五岁如花似玉的年龄。

不过台长大人知道,周姿的简历上,婚姻状况写的是“离异”。

这事儿,台长谁也没告诉,天知地知,他知周姿知,他没有问过周姿这事儿,加上现在,周姿风靡全城的“偶像”形象,告诉别人“离异”的事情,等于拉低节目的收视。

“周姿,听说了没有,这次台长请了一个声名赫赫的大人物,对大家都保密,好像要上你的商界节目。”旁边的左丹对周姿八卦。

“上我节目的,哪个不声名赫赫?”周姿不在意地反问。

台长请了一个神秘人物这事儿,她听说了,顶多就是什么重量级的大鳄,丰城最有名的新能源汽车大亨曾晋都请她吃过饭。

所以,一般的人物,是真的入不了周姿的眼,甚至都掀不起一点点波澜。

左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周姿继续看材料,一边看一边转笔。

不小心,笔转到了地上,弯身去捡的时候,看到身后两双皮鞋走了过来。

走在前面的一个人,皮鞋锃亮,脚步很快,意气风发的模样。

后面的人,鞋子一看就知道——台长。

两个人的脚步很快走到了周姿身边,走在头里的那个人弯腰,捡起了周姿的笔,不动声色地放在了她的办公桌上,继续往前走,等到周姿抬起腰来,他已经走过去了。

只能看到一个挺拔的背影。

“江总,就是这里,您走过了。”台长站在周姿的办公桌前。

前面的“江总”回头,露出了颠倒众生的笑,“哦,是么?头一回来,不知道。”

“周姿,给你介绍一下。江总,江氏集团的总裁,刚刚落户我们丰城,市长和省长亲自剪彩,一下子拉动了丰城的GDP,对了,江氏集团的总部在江城。”台长眼里冒光地对着周姿介绍,“江总是《商界》下一期的嘉宾,你今天给江总看一下采访大纲,让江总看看哪些问题该问,哪些不该问。”

周姿目光一直盯着“江总”,错愕惊讶,五年前的时光在她眼前倏然而过。

不过这份错愕很快被她隐藏在了眼神里。

“江总,您好!”周姿抬起手来,和“江总”握手。

江总的手触到周姿的,周姿本能地瑟缩了一下,他的手非常温热。

“周小姐久仰!”江总对周姿说。

周姿也露出一丝职业化的笑容。

两个人来到了会议室,分坐在会议室的两边。

刚刚落座,周姿的手机就响起来,她把采访大纲递给江总,说到,“抱歉,我还没来得及关手机!江总,您先看采访大纲。”

说完,她就把手机拿过来,准备关机,关机以前看了一眼,是简远东发来的:我知道得白血病的孩子不是周小姐哥哥的,孩子是周小姐的,因为牵扯到骨髓移植,我必须知道孩子的亲人有哪些,哪些骨髓能够匹配得上,如果周小姐不实言相告的话,我恐怕帮不了你!

周姿心里特别乱,一想到婉婉要进行骨髓移植,心就绞痛得难受。

那么小的孩子,得疼成什么样?她才四岁。

想想,她的眼里就慢慢地雾气朦胧。

她靠在后面的椅背上,眼睑低垂。

对面的江总看完了采访大纲,把几十页的纸放在了桌子上,饶有兴趣地抱着双臂,审视周姿,周姿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,没有注意到。

“怎么?我又让周小姐哭了吗?”良久以后,江总说到。
 

第2章 你想让我问什么问题

周姿回过神来,把眼泪逼了回去。

长久以后,周姿才后知后觉出这个“又”字来。

脑中回忆起他第一次让她哭的情形。

新婚第一次,江景程侧靠在床上,看着周姿,接着挑起她的下巴,笑着说了一句,“我让你哭了吗?”

他的眼睛,总是深不见底,那笑,也让周姿看不懂。

……

江总已经把采访大纲弹回了周姿的面前。

周姿瞄了一眼采访大纲内容,这份采访大纲是模版,所有人都适用。

和很熟悉的人是做不了采访的,周姿现在有了深切的体会。

很多的内容,不采访她也知道:江景程,著名的商业大亨,主做电缆,业务涉及到电子商务,投资,在江城时就已经闻名了整个北方,现在他在南方丰城开了分部,还是同一个目的——赚钱。

什么赚钱做什么,除了违法乱纪的,他都做,这是他亲口说的。

新能源巨鳄曾晋,在他面前,一个回合都走不下来。

江景程,城府极深。

江景程的简历她背得出来:虚岁三十,九月二十九日生日,耶鲁大学毕业。

当年北方著名的周家和江家联姻,曾经交换过生辰八字。

所以,周姿知道。

“采访大纲我看完了,周小姐就没有别的问题要问吗?听闻周小姐向来以问题犀利闻名。”江景程说到。

“您想让我问什么问题?”周姿直面回击。

“比如婚姻,年龄,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。”江景程用俯瞰众生的态度说道,也笑,不过那笑,淡泊疏离,拒人千里。

周姿面对他,“站在主持人的角度,我是替观众采访的,观众想知道什么,我会问什么。”

江景程又是轻笑,“难道周小姐认为我的年龄,我的长相,观众会对这些不关心?”

呵,简直自信心爆棚啊,以为观众全都是花痴。

周姿也回以礼貌而得体的微笑,“《商界》的观众,男性居多,这就是为什么台长让我主持的原因。”

江景程恍然大悟地“哦”了一声,“异性相吸,有道理。”

“江总,我们的节目是下周三现场直播,到时候还请您务必准时。”

“我怕到时候会有事情走不开,到时候周小姐请提醒我!”江景程又说。

“台长会提醒您!”周姿收拾了稿子,准备离开。

并未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江景程。

今天对于江景程的突然出现,周姿觉得特别奇怪。

他是如何突然出现在丰城的?他的办公室在哪?省长和市长给他剪彩,向来商业嗅觉灵敏的周姿为何一点儿都不知道?

不过,这对于神通广大的江景程来说,要瞒住,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。

周姿并没有后知后觉的懊悔感,她直觉江景程又要在丰城掀起什么风浪。

命里主角光环就盛,又加上有钱。

他极有钱!

听到周姿这句话,江景程淡漠地笑,然后,毫不留恋地离开。

就像五年前那样——

周姿回到办公室,左丹就花痴地在周姿的耳边说,“哇,江总,好帅啊,还特别有气质,估计丰城大多数的女人都会被他吸引的哦。”

周姿在整理手里的材料,“帅么?没觉得。”

左丹白了周姿一眼,“周姿,可别说你喜欢女人!”

左丹假意很害怕地抱了抱自己的手臂,往后面退去。

周姿只是迎合地笑了笑。

“新能源的曾晋追你,你不答应?”

“不答应!”周姿说得斩钉截铁。

周姿和左丹是那种典型的职场“塑料姐妹花”,在办公室里,左丹看着比谁都热切,但周姿知道,她是典型的扮猪吃老虎,自从周姿接手了《商界》,就把左丹主持的连续几年都是第一名的《第一娱乐》挤下去了,两年没翻过身来。

左丹心里对自己的敌意,周姿明白。

人在职场,活得就是一口气。

周姿想起刚才简远东给她发的微信,她还没回。

“简医生,孩子是我的,由于未婚,以及万众瞩目的职业,我没有公开,之前在网上一直隐瞒您,是因为并不了解您,对不起,要怎样进行骨髓移植?”周姿措辞良久,删了又改,改了又看了好多遍,终于发了出去。

“今天晚上来我别墅,我详细告诉你!”简远东说到。

周姿犹豫,去他的别墅,她一个人?
 

第3章 再生一个

那头,简远东又加了一句,“周小姐别误会,我和我女朋友在家。明天我又要出国,白天医院里太忙,让你来我别墅,我也考虑再三。”

周姿这才长吁了一口气,看起来简远东也不像一个猥琐小人,挺有气质的,谦谦儒雅的君子形象。

下班后,周姿又把今天的工作内容梳理了一下,虽然是夏天,天黑得晚,但周姿从电视台出来的时候,天色已近黄昏。

按照简远东给她发送的位置,她打车去了别墅区,可是C栋5号楼她怎么都找不到。

在路边来来回回地走着寻找。

一辆宾利车慢慢地从对面驶了过来,和正低头皱眉对照手机看别墅号的周姿打了个照面,车速放慢,几乎和走路差不多的速度。

“周小姐是来找我的?”一个低沉有磁性的男声问到。

周次抬起头来,看到了从驾驶窗里侧出来的男人面孔。

不是江景程是谁?

道路两旁路灯很明,加上江景程的车灯,周姿本能地把手搭在了额上。

“你住这里?”她走到江景程的车旁,问到。

“你要去哪?”

“C栋5号。”周姿说到。

江景程坐在车里,侧过脸来,朝着周姿笑。

江景程向来喜欢这种不达眼底的笑,看着是笑,可是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城府极深,笑只是皮相,和他内心的情感无关。

“看起来是我自作多情了。一直往前走。路的尽头就是C栋5号了,估计这个业主是新买的这栋别墅。暴发户?”江景程侧眸又笑,对着周姿说。

周姿想说,暴发户不暴发户和你没关系!

简远东刚从国外回来,别墅是新买的无可厚非,所以位置就是最不受欢迎的路的尽头,也就是被人挑剩下的差位置。

周姿受不了江景程这副态度。

目中无人,咄咄逼人。

周姿不再搭理江景程,往前走。

可是走到路的尽头才发现,这里都用路障堵上了,根本就过不去,就算过去了,那边肯定也在施工,周姿被一口气堵着,气急败坏地往回赶。

看到江景程的宾利车还停在那里,江景程正在车里抽烟,眯着眼睛含着笑,似乎饶有兴趣地看着周姿。

“周小姐回来了?”周姿从他的宾利车身边过的时候,江景程问到。

周姿拉着一张脸,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欲望。

果然!

还有,他都三十岁的人了,还做这种游戏,有意思?

“我刚才没说完,是从别墅区走到路的尽头,没说走这条路!”江景程看到周姿一张臭脸,似乎挺开心。

周姿没说话,进了别墅区,一路走到了路的尽头,才找到了简远东的家。

简医生家里果然有一个女朋友,叫安茜,人长得特别漂亮,很热情地给周姿倒水,拿水果,她好像是一个自来熟,长着一张微笑脸,一看人就特别活泼跳脱的那种。

简远东坐在沙发上,很正经地对周姿说到,“周小姐,我知道我不该询问你的私生活。不过我在美国的时候,就看到媒体对周小姐的身世挖了个底儿掉,未婚未育。如果哪天方便的话,带孩子我看看,我要给她做系统检查,碍于周小姐的身份,检查会保密。提前和周小姐说,如果有必要,您可能需要再生一个孩子,您第二个孩子的骨髓会有一部分移植给第一个孩子。”

周姿愣怔了好久,良久,她问,“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行不行?”

简远东看了周姿一眼,接着咳嗽了一声,“你说呢?”

本来那句话就是周姿侥幸说的,她也知道不可能,人的基因序列不一样,只有同父同母的孩子,才有可能,同母异父的孩子,不可能!

周姿很烦躁。

简远东是给她指明了方向,但无异于龙潭虎穴。

周姿根本不想去闯。

“试管婴儿也可以?”周姿又问。

“只要同父同母。试管婴儿也可以。”简远东又说。

周姿离开简家别墅的时候,有些魂不守舍。



本书摘选自微信公众号:微鱼读书
关注后回复:再遇前夫,生个二胎好不好?,即可阅读全部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