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遇北辰,一世安然

2020-06-10 15:18栏目:女频

作者:彼岸无忧

第1章 出轨

“啊——慢点——”

一阵阵不可描述的声音从虚掩的门缝里传出来,我死死的咬着手臂,才没让自己哭出声。

今天原本是我和我老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,正在我满心欢喜的准备丰盛晚餐打算庆祝一下的时候,我收到了老公发来的短信。

他让我来喜来登酒店1703房,说要给我一个惊喜。

于是我满心欢喜的换了一身衣服便匆匆赶来了,却没料到看到了这样的场面。

我和我老公的感情一直很好,我以为他不会偷吃。

直到前两天,我老公刚把这个叫赵红艳的女人领回家,他们就搞上了。

当时和我说得好听,说她是他们医院新来的实习医生,因为医院还没有给她分配住房,所以就暂时住在我们家,我当时也没多想,便让她住下了。

现在我才后知后觉的明白。我实在太傻了。

“贺医生,有人……”

正想着,赵红艳忽然尖叫了一声。

被发现了?

我心底一惊,急忙往走廊尽头跑。

尽头没有电梯,但有个公用洗手间。

我快速的冲进了女洗手间,却猛的吓了一跳。

只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撑在洗手台前,镜子中映出的那张脸很是英俊,却莫名的带了一抹红晕和一抹让人惧怕的煞气。

还不待我做出任何反应,那个男人猛的冲过来捂住我的嘴,将我强硬的拽进了一个厕所隔间。

隔间的门拴上,男人将我困在他和隔板之间,而我清晰的感觉到了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滚烫。

我心底又惊又惧,拼命挣扎,张嘴就去咬他的手掌心。

男人闷哼了一声,松开了我,就在我准备呼救时,门外忽然响起了我老公的声音。

“在哪呢,是不是你眼花了?”

“没有,我真的看见了你老婆。”

“净瞎说,我老婆现在肯定在家做晚饭,不信我打电话问问。”

我一慌,手忙脚乱的在包里掏手机,好在身前男人微微松开了我,也好在我包里没装其他什么乒乒乓乓的东西,就放了点现金和一个手机。

手机掏出来,我颤颤巍巍的设置静音,许是太慌,我手一抖,那手机顿时掉了下去。

大惊之下,我差点叫出声,却见那个男人长臂一捞,手机瞬间到了他手里。

就在我惊魂未定时,那个男人以极快的速度,将我的手机设置了静音,与此同时,我老公的电话打来了,屏幕上跳跃着他的名字。

手机明明没有任何声音发出,我的心却砰砰直跳。

更可笑的是,明明是我老公出轨,我是捉奸的那一个,现下情况却像是倒过来了一样。

不过,仔细想来,真的很不对劲,比如那条短信。

我老公是偷吃,按理说那条短信应该不是他发的,不然,他不可能坚信我此刻还在家做饭,这么想来,短信有可能是赵红艳发的。

可她故意骗我来的目的是什么,难道是想让我跟我老公撕破脸皮,甚至是离婚,这样她好名正言顺的嫁给我老公?

如果真是这样,那我……更不能让她得逞。

“奇怪,怎么没人接电话?”

“真的,贺医生,我没看错,你老婆发现你出轨了。”

“啧……你能不能别疑神疑鬼了,好了,赶紧回房去,我还没尽兴呢。”

“嘭!”

突然,我旁边的门板猛地被人撞了一下,紧接着,赵红艳娇媚的声音在隔壁间响起:“回房做什么?咱们把门一栓,在这里面,不是更刺激?”

“你还真是不害臊,就不怕你的声音被人听见了。”

“听见了就听见了,怕什么?”

我死死地捂着嘴,悲愤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掉,我面前的男人却忽然又朝着我压来。

我一惊,猛地抬眸,却见他的脸色比刚刚更加红了几分,粗重地喘着气。

这种情况忽然让我想到了一个可能。

他难道是被人……

我顾不上心中的悲愤,只想立刻逃离这里,可就在我的手刚碰到门栓时,他猛的又将我拽了回去,力道之大,使得我将那门板都撞得震了一震,惊得隔壁间那两人不约而同的叫了一声。

我老公:“隔壁莫不是也有一男一女在……。”

赵红艳:“八成是……”

可我什么都顾不上了,因为面前的男人已经吻上了我的唇。

我急得拼命挣扎,却无半点用处。

他的力气太大了,我根本就反抗不了。

就在这时,门外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,脚步声还有些杂乱……

 

第2章 决定

一阵低沉温润的嗓音紧跟着在门外响起:“好好找找,找到了有赏。”

这嗓音刚落下,我身前的男人猛的停下来了,那双眸子瞬间变得阴翳异常。

我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子。

他没有看我,那恐怖的视线直接转向了门板,好似是跟门外的人有仇一般。

他掐我手臂的大手也在一寸寸收紧,我痛得蹙眉,却不敢出声。

“先生,这有两扇门是关着的,怎么办?”

没人回话,但我隔壁间的门板却被敲响了。

我仔仔细细的听着隔壁间的动静,此刻我老公跟赵红艳都停下来了,隔壁间静悄悄的。

想来也是,我老公向来是一个好面子的人,此时此刻,他定是不敢出声,只盼着外面那伙人赶紧走。

忽然,“嘭”的一声,隔壁间的门似乎被人给踹开了。

一阵抽气声伴随着我老公气急败坏的吼声响起:“你们踹门是什么意思,这里是公用洗手间,我跟我女人在里面还碍着你们了?”

“实在是不好意思,在下并不知道你们在里面……抱歉抱歉!”又是那个温润嗓音。

“哼!真是扫兴。”

紧接着是一阵杂乱疾行的脚步声,应是我老公和那赵红艳走了。

我松了半口气,就又听到外面的人说。

“先生,还有一个门锁着,怎么办?要踹吗?”

一听到这里,我浑身又紧绷起来,下意识的看向面前这个男人。

我发现他浑身绷得更加厉害,那侧脸冷硬如冰铁。

那些人应该是找他的,而他似乎也很怕被那些人找到。

“叩叩……”一阵很有礼貌的敲门声在外面响起。

那男人忽然看向我,用唇形跟我说了两个字——出声。

他应该是要我帮他骗走那些人,我定定的看着他,心里忽然有些矛盾。

他待会指不定会对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,如果我此时揭发他,我就能安然无恙的离开,可……可他刚刚又毕竟帮了我一把。

犹豫了几秒,我惊恐的冲外面喊:“你们是谁?这里……这里是女洗手间,你们不要乱来。”

外面安静了两秒,那个温润的声音又响起:“抱歉,我们只是想问问你,有没有看到一个身着黑色衬衣的高大男人。”

“……没有,我肚子疼,一直在这里面蹲着,外面来了什么人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那……打扰了。”

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,应该是那些人离开了。

我微微松了口气,却是在下一刻,那口气又提了起来,只因面前的男人忽然又贴近了我几分。

他覆在我耳边,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:“先别出去。”

我骤然明了,他是担心外面还有人。

等了许久,外面都没有半点声音再响起,那男人这才将我的手机塞到我手里,用沉沉的嗓音近乎低吼的说了一个字:“走!”

他既然肯放我走,我自然也是不敢多呆,赶紧拉开门跑了出去。

我一口气直接跑出了酒店大门。

外面天已经暗了下来,一阵风吹来,我冷不丁的颤了一下,只感觉刚刚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梦,一场噩梦。

我又回头朝酒店里看了一眼,此刻我老公跟赵红艳一定还在房里。

我擦了擦眼泪,机械的朝着路边走。

我跟我老公是在大学认识并相恋的,毕业后,两人一起奋斗了三年,有了点经济条件,这才结了婚,婚后我便辞了工作,做起了家庭主妇。

一直以来,我跟我老公的感情都很好,以至于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有一天会背叛我,现在忽然发现他出轨,我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受。

坐在路边想了许久许久,我这才起身回去。

我暂时还没想清楚该怎么面对,但我清楚的知道,我决不能让赵红艳的目的得逞。

于是回去的时候,我收拾好自己的情绪,跟平时并无二异。

为了消除我老公的怀疑,我还特意去超市买了一些食材。

好在贺铭没有怎么怀疑。

晚上,贺铭想和我……

我借口很累,推掉了。

他似乎很不高兴,关灯的动作都比较重。

若是以前,我自然不会拒绝他,而今,只要一想到他和赵红艳的画面,我的心里就一阵恶心排斥。

可我曾经也是一心一意的在经营这段婚姻,我甚至把一个女人所有的希望和憧憬全都寄托在这段婚姻上,如果可以,我到底还是想挽救这段婚姻。

深吸了一口气,我冲贺铭的背影道:“阿铭,要不让赵小姐搬出去住吧,我仔细的想了想,她住在咱们家终究还是有些不合适。”

“有什么不合适的。”

“……我们家虽然是独栋的小别墅,但毕竟很小,房间也只有三四个,等我闺蜜来怕是没地方睡了。”

“怎么,你闺蜜明天就来吗?”贺铭大力的转过身,语气不太好。

“……那倒不是。”

“行了,人家小赵初来乍到,人生地不熟,咱们帮衬下也没什么,再说了,医院很快就会给她分配住房了,你现在让她搬哪去?”

一股酸楚和悲愤再次冲上胸腔,我漠然的转过身,死死的咬着枕头,任泪水模糊眼睛。

贺铭的态度击溃了我心中仅剩的一点期盼和退让。

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傻,他都已经出轨了,我还指望他能变好?

此时此刻,我心中的失望和愤怒似乎大过了悲伤。

我想了一夜,终于做了一个决定……

*****

翌日一早,贺铭和赵红艳有说有笑的出了门。

我看着他们的车开出院子,心中划过一抹冷意和决然。

我知道贺铭最近在竞争产科主任一职,如果他的事情曝光,那么对他的名声一定有很大的影响,到时候产科主任一职也会与他失之交臂。

所以,如果我想报复贺铭,就要先捕捉到证据。

贺铭在家里不敢明目张胆的跟赵红艳乱来,但不代表他在外面就不敢,昨天酒店那一幕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只可惜昨天我太过震惊和悲愤,忘了拍照取证。

中午,我做好饭之后,径自的打了两个包,给他们送饭。

贺铭工作的医院叫仁康医院,在A市算是一家有名的大医院。

我到医院时,正是他们休息的时间。

我在大楼前站了一会,然后往人行楼梯走去。

我不指望这么上去刚好能撞见贺铭和赵红艳,但不可否认,楼梯道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地方,毕竟在电梯正常工作的情况下,几乎没人走楼梯。

而且我今天也只是借送饭之由过来看看,来日方长,也总会被我撞见一回。

贺铭工作的办公室在第七层,我脱了鞋子静悄悄地往上走。

一直上到第七层,我都没有看见半个人影,正在我准备穿上鞋子推开面前厚重的防火门时,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忽然从上面一层传来,吓得我手一抖。

“小声点,被人听到可就完了。”

是贺铭的声音,刻意压得很低很低。

“呵……贺医生,你怎么还怕这怕那的。”

“这里是医院,更要小心,要不是你一再求我,我才不会在这里和你……”

“那证明人家魅力大呗,嘻嘻……来嘛,快点。”

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悲愤,我静悄悄地拿出手机,贴着围栏屏住呼吸往上面走。

走到转角处我便不敢继续往上走了,只探出头悄悄地往上看去,果然看见抓个正着。

我死死的咬着牙,颤抖的拿出手机快速地拍了一张。

只可惜拍到的贺铭只是一个背影,贺铭能言善辩,而且在医院口碑也不错,仅仅只是这样一个背影根本就不足以捣毁他的形象。

就在我选了个角度,准备拍贺铭的侧脸时,贺铭忽然朝我这边看来。

本书摘选自微信公众号:微鱼读书
关注后回复:一遇北辰,一世安然,即可阅读全部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