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情几许:前夫,请自重

2020-06-22 16:13栏目:女频

作者:泼茶人

第一章 :怎么回来的那么突然?

半夜,陆瑶好似沉浸在梦中。

“唔......”疼痛让陆瑶忍不住睁开眼睛。

这才发现不是做梦。

陆瑶愣住。

今天不是周六吗,他怎么就回来了?

“醒了?”男人声音低沉却凉薄,见陆瑶睁着一双眼眸愣愣看着自己,仍没有停下手中动作。

对他来说,似乎不是爱,只是例行公事而已。

翌日,陆瑶是被楼下的汽车滴滴声给吵醒了。

她搂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,愣了十几秒,听到厨房有动静后,这才撒着脚往房间外跑,看到一抹修长背影在厨房里忙活。

男人穿着居家的休闲装,腰细腿长,看起来瘦瘦的......

大早上的,她在想什么呢!

邵允琛做好早餐从厨房出来,见陆瑶穿着睡裙站那,眉头皱了皱,“去换衣服。”

“哦,好的。”陆瑶低头看了看自己,赶紧往卧室跑。

等她洗漱完出来后,邵允琛早就坐在餐桌前吃早餐,陆瑶在他对面坐下。

男人做的三明治和煎鸡蛋,卖相好,香味勾人,陆瑶小口吃着鸡蛋,两人谁也没说话,餐桌上只有刀叉碰撞的声音。

对于这种生活,陆瑶已经习惯了。

吃完后,陆瑶端着餐盘去厨房,出来时不小心踢到门板,疼的吸冷气。

邵允琛瞧见后,从柜子上取过创口贴递给她。

“谢谢。”陆瑶知道他一贯冷淡,不过心里还有点酸酸的。

别人家的老婆受了伤,都是老公关心着问要不要紧,亲自蹲下看看,她跟邵允琛算是例外,像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。

邵允琛没说话,只是转身拿过西服外套穿上。

不得不说有的男人就是天生适合穿西服,尤其邵允琛这种身材修长的,穿着西服格外好看,光是站那就气场十足。

“吃完记得洗碗,不要放水槽泡着。”说的时候,邵允琛已经穿好皮鞋。

等陆瑶反应过来,只剩下大门关上的响声。

陆瑶保持蹲在那的姿势,如果刚刚邵允琛的举动让她发酸,现在她是被寒意一点点侵入骨髓,浑身只觉得彻骨的寒冷。

她知道邵允琛当初娶自己不过被自己父亲逼迫,不是真心爱自己。

甚至,结婚时邵允琛还要求和她签合同,不光婚前,还包括婚后的。

什么生活费双方各付一半,四年内不能要孩子,四年一到就离婚......

这些合同陆瑶都签了,她天真的以为能将邵允琛冰冷的心暖热。

没想到三年过去,他的态度依旧冷冰冰,而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徒劳而已。

你看看,从昨晚到现在,他总共只说了四句话。

婚姻过到她这种份上,也是挺可笑的。

 

第二章 :借钱

好久后,陆瑶才起身,一脸平静地去厨房将碗洗干净放到消毒柜,换了衣服,出门到车库取车,开车半小时后到公司。

员工见到陆瑶纷纷打招呼:“陆经理早。”

“早。”陆瑶微笑点头示意,进办公室脱了外套,问助理:“季总来了吗?”

“来了,在办公室。”

陆瑶上了总裁办,敲门进去。

“陆经理来了?”季总见陆瑶进来,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,请她去会客区坐,甚至泡起茶:“陆经理来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关于跟您借钱的事。”陆瑶也不遮掩,半是请求的说:“季总,我在公司做了三年,我的为人你知道,这两百万,我希望您能借给我。”

季总愣了愣,一脸为难模:“陆经理,公司不是我说了算,而且这么大笔钱,就算我同意其他董事也不会同意的。”

“我知道,我跟您单独借可以吗?”陆瑶说,“您放心,最多半年,这笔钱我一定会还给你,甚至附加百分之五的利息!”

“陆经理,我是没办法,我的钱都被我老婆管着,而且我老婆那人你也知道,她要是知道我借钱给谁,我怕是不用回家了。”

季总像是想起什么,问陆瑶:“哎,我记得你老公不是搞投资的吗?两百万对他来说只是一点小钱而已,你怎么不和他说?”

“他啊,小投资而已,没多少。”陆瑶说这话时,心里都酸涩。

结婚三年,她除的知道邵允琛是个投资人,对他的公司在哪,每个月赚多少都一无所知,而且他们有合同在,他的钱也只是他的钱。

“陆经理啊,真不是我不想帮,我也无能无力。”季总给陆瑶倒了杯茶,“我看看,让财务下个月给你涨点工资,毕竟这段时间你确实很辛苦。”

陆瑶知道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意义,起身离开:“那季总不好意思了,打扰您这么久,谢谢您。”

“没事,我也没帮上什么,要不你试试和银行贷款吧。”

“谢谢您。”

出了总裁办陆瑶觉得有点烦躁,去洗手间,见没人就进去小格子间,从口袋摸出香烟盒和打火机,点了一根。

她没有烟瘾,抽烟不过是闹着玩,自从和邵允琛结婚,知道他厌恶香烟味后她就再也没碰,最近才抽上,而且上瘾。

陆瑶坐马桶上抽着烟,脸色微微凝重。

从小到大,她一直以有个法官父亲自豪,大学时也想过报考司法专业,不过兴趣不大,最后还是选择了金融。

其实很早前她就觉得家里太过‘富裕’,结婚时她的嫁妆够丰厚,而且一家人又搬进了三层别墅里,总觉得父亲赚钱有点多,不过也没多想。

直到一个月前,父亲不回家,新闻播报他巨额贪污后,陆瑶才知道父亲被捕了。

母亲几乎哭瞎双眼,急的头发都白了。

陆瑶够镇定,一边安抚母亲一边联系律师,想办法将赃款一点点还上。

家里几套房子都卖了,包括她的嫁妆房和车子,她都厚着脸皮搬到邵允琛的公寓去住,不过还是差两百万,那些亲戚对她们一家唯恐不及,更别说借钱。

这半个月来,能联系的好友她都尝试联系,却一分钱都借不到。

 

第三章 :把她放进通讯录就这么难吗?

离父亲被宣判的日子还有二十天,这二十天内她要是再筹不到钱还回去,怕她父亲从监狱出来头发都白了。

投资人?

想到季总刚刚说的话,陆瑶犹豫着,从口袋摸出手机,点开通讯录滑动往下,看着那个熟练于心的号码。

最开始她给邵允琛备注老公,还在前面刻意加了个阿,这样他的名字就在通讯录最前面,点开一眼就能看到。

不过这三年来,邵允琛给她打电话发短信的次数屈指可数,久而久之,她就把老公改成了邵允琛,没重要事就不去打扰他。

陆瑶拨了个电话过去,顺便把烟扔到马桶内,出去接水漱口。

她刚抽了烟声音有点哑,要是不处理一下,等下邵允琛接她电话感觉到,电话那头的脸色肯定会变得难看。

“您好,哪位?”

电话很快就接通了,不过让陆瑶浑身发冷的是,接电话的是个女人,问话时自然熟练,好像接过不少这样的电话一样。

那边见陆瑶没出声,又问了句:“您好?”

陆瑶好半天才拉回思绪,开口时声音晦涩难听,“我找邵允琛,他在吗?”

“琛哥正在开会。”女人喊这名字随意自然,像是掌握主权的那方:“麻烦你告诉我您姓什么,是哪位客户,我看琛哥没存您号码......”

陆瑶没等她说话就急急忙忙挂断电话,手抖啊抖的,最后手机竟然掉了下去,砸的一声闷响,她慌忙去捡起来。

从碎裂的手机屏幕上,陆瑶看在自己的脸,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泪痕,一副像是家破人亡的样子,要多狼狈有多狼狈。

她和邵允琛结婚三年啊,三个春夏秋冬,按照别人来说就算老夫老妻了,可是他却一直没存自己的号码。

把她放进通讯录就这么难吗?

还有那个女人......

想到三分钟前的那通电话,陆瑶浑身发冷。

邵允琛态度一直这么冷态,陆瑶也不是没怀疑过他或许在外面养了其他女人,不过两人签了合同,他要是出轨,离婚必须净身出户。

陆瑶一直信他,只是今天这个电话,对方对邵允琛的暧昧称呼让她改变了想法。

甚至,原本她心里那条不太明显的细缝开的越来越大了。

本书摘选自微信公众号:微鱼读书
关注后回复:婚情几许:前夫,请自重,即可阅读全部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