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云之志

2020-05-31 22:28栏目:男频

作者:珍爱一生

第1章 肖靖堂南下

火车撞击铁轨的声音,迷迷糊糊的传进肖靖堂的耳里,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肖靖堂发现,不知不觉已经入夜了。

从京城来到这鸟不拉屎的湘南省江天市祁州县,坐火车足足要一天多时间,从小到大,含着金钥匙长大的肖靖堂都没有遭过这种罪。

肖靖堂今年23岁,刚刚北大毕业的高材生,一毕业,就被家里的老爷子勒令来到了这穷困潦倒的地方进行所谓的‘基层锻炼’。

其实肖靖堂志不在官场,他的理想,是当一名人民教师,这个理想其实也不能说是他的理想,是因为他喜欢的一个女生想要做老师,于是乎,他的理想也变成了做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。

老爷子的勒令,肖靖堂也竭力反抗过,但是最终架不住亲属们轮番上阵的规劝,并且老爷子还许诺了他一个要求,想着出来走走也可免却家里的管制,便认了命顺势南下来到了这里。

进入湘南省,虽说现在交通便利,从今往后,还是与自己喜欢的女人天各一方了。想到郁郁之处,肖靖堂情不自禁的一叹。

“小兄弟,看你不开心的样子,想什么心事呢?”冷不丁,从旁边传来一道绵柔甜美的声音,这声音特别的好听,软绵绵,糯糯的,好像是夹着蜜糖的棉花糖,让人心旷神怡。

肖靖堂诧异的回过头,这才发现,原来在自己旁边居然坐着一个年约三十的少妇,之前上车的时候,坐在他旁边的,并不是这少妇,可能是半途睡觉的时候,这少妇才坐了上来。

肖靖堂眼里露出一丝惊艳的光华,这少妇容颜姣好,目测下,身高大概在一米六左右,身材不多不少,恰是标准,下身,牛仔裤紧紧包裹着一双长腿,给人带来致命的诱惑力。

肖靖堂自问闯荡江湖这么多年,见过的美女犹如过江之鲫,但这名少妇绝对是他见过的美女中的佼佼者。

熟话说,湘南出美女,看来这话不假啊。肖靖堂心中暗自想到。

“姐姐,你好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肖靖堂一口京片子脱口而出,同时递出了右手,大学摸爬打滚四年,他脸皮厚如城墙,这种与美女搭讪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。

“噗嗤!”少妇似乎没有想到肖靖堂这么的自来熟,张口就叫自己姐姐,愣了一下,掩唇轻笑的说:“看你长得这么秀气,没想到还是个老手,真后悔跟你说话。”

“姐姐此言差矣。”肖靖堂一本正经的说:“相遇就是有缘,有缘你才会跟我说话。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好的。所谓天命难违,姐姐你说后悔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是在侮辱上天。”

“贫嘴!”少妇咯咯笑着,“听你一口京片子,肯定是从京城来的,听说你们那的人,嘴巴最贫了!现在一看,果然是这样,嘴巴跟抹了油似的。”

“这哪是贫嘴,这叫幽默风趣……”

“去!”

两人一路说说笑笑,时间也好打发,不知不觉间,火车就到了祁州火车站。

这一路上,肖靖堂旁敲侧击,得知这少妇名叫徐娇,今年刚刚满了三十岁,是湘南省江天市祁州县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,丈夫是祁州县分管公安、司法、消防、信访、维稳、计生、科技、科协、供销、商务、旅游等工作的副县长张涛。

最后得知肖靖堂居然是北大毕业的高材生,好巧不巧的分派到祁州县县政府秘书科工作,徐娇惊呼不已,大叹缘分,说回去后一定要好好的摆酒为这个新认的弟弟接风洗尘。
 

第2章 赶鸭子上架

祁州县是国家级贫困县,下了火车,肖靖堂坐着接送徐娇的专车来到县城后,发现这里果然一穷二白,几乎没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,老旧的街道,路面坑坑哇哇,唯一值得称道的,是这里的空气还算不错。可能是因为这里的工厂比较少的缘故。

“靖堂,今天是周末,不上班,要不,你今晚就在姐姐家凑合一晚,明天姐姐带你去报道,你看怎么样?”前行的轿车里,徐娇建议道。

一路过来,两人早已经混的非常熟络了,不知道的人,还真以为他们是一对亲密无间的姐弟。

“这个不太好吧……”肖靖堂暗诧,心想她这是什么意思,头一回就叫自己去她家住?

看了前面开车的司机一眼,只见那司机目视前方,装作了聋哑人。

“逗你玩呢。”徐娇咯咯一笑,说:“今晚你姐夫在家呢,我要是带你回去,他肯定少不了怀疑。他这个人疑心病最重了。”

 “小李,前面的锦湖宾馆停下车。”徐娇又冲司机吩咐。

司机小李三十来岁,一副老实憨厚的样子,据徐娇介绍,这是她的一个远房亲戚,对她绝对忠心。

车在祁州县最豪华的宾馆——锦湖宾馆停下,徐娇和肖靖堂下了车,徐娇扭过头,笑着说:“靖堂,这里可不比你们京城,你这京城大少,养尊处优,就将就着点吧。”

“哈哈……徐姐哪里的话。”肖靖堂打着哈哈,恭维的话张嘴就来:“祁州县能养出徐姐你这么漂亮的女人,单从这点来说,就说明这里人杰地灵,是个难得的好地方!”

“你就贫嘴吧!”徐娇咯咯一笑:“你这张嘴吧,不知道将来会哄得多少女人找不着北。”

一路笑谈着,二人双双走进宾馆中。

徐娇熟络的领着肖靖堂来到一间包厢,问了肖靖堂的主意后,点了几样可口菜肴。

“徐姐,我初来乍到,不知道祁州市官场的内幕,你能不能为我讲讲?”吃了几筷子菜,肖靖堂开口问道。

徐娇说:“你来的时候,没做过功课?”

肖靖堂讪讪一笑,这回完全是被老爷子逼过来的,算是赶鸭子上架,因此事先他对祁州县了解的并不多。

“真是服了你了,哪有你这样当官的。”看他的表情,徐娇就知道自己猜对了,白了他一眼说:“祁州县的官场,其实还算比较平稳,不像其他兄弟县那样斗得厉害。不过这也是因为祁州县太穷了,没有多少油水可捞。”

“你初来乍到,就担任李县长的秘书,最好还是低调一点。在祁州县,李县长的日子并不好过,被唐林海唐书记压得很死。”

肖靖堂心头一动,照这样看来,自己未来的生活怕是也不会太好过啊,得过且过,抱着来旅游的心思怕是要落空了。
 

第3章 野蛮女人

吃完接风晚餐,肖靖堂就在锦湖宾馆开了间房间休息。

翌日清晨,阳光明媚。

一天的舟马劳顿,在饱饱的睡了一觉之后,肖靖堂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恢复到了最佳,洗漱一番,顺便下楼吃了点早晨,便出门打了辆车前往县政府报道入职。

肖靖堂在北大学的是中文和经济双专业,这次老爷子安排他来祁州县历练,其实主要是肖靖堂的二叔肖明全的意思。肖靖堂隐约知道,现任祁州县县长李东山原来是二叔肖明全的秘书,被下放到这里来担任县长,如今在县长任上已经干了三年。

李东山今年四十二岁,年富力强,不过照昨天徐娇的话来看,李东山在祁州县的这三年,过的实在不如意,被县委书记唐林海压得死死的,三年来,基本上没有做出过什么政绩。

在祁州县,提起县委唐书记,那是声名赫赫,但提起李县长,许多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。

肖靖堂这一次来祁州县担任李东山的专职秘书,感觉压力山大。

按照肖靖堂的想法,他就是来混混日子,混混资历,出身于红色家族,机关里那些勾心斗角弯弯绕绕对他而言,都不是什么秘密,整天算计来算计去,这种苦哈哈的日子,他可不想过。

游戏红尘,闲来逗逗美女,玩玩极限运动,这才是人生最大的享受。

出租车在县政府大楼附近停下,肖靖堂付了车钱,从出租车内钻出来,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祁州县穷到了什么程度,从县城的建筑和规划就可见一斑,不过县城穷归穷,这县委县政府大楼却着实是非常气派,整体按照天安门的建筑规划,占地广袤,怡然比肖靖堂见过的许多市一级办公大楼还要奢靡的多。

肖靖堂心道这里的领导还真会享受,脚步刚刚踏上通往县政府大楼的楼道里,冷不丁从里面冲出一个风风火火冒冒失失的身影,肖靖堂一时躲避不及被那道身影结结实实的撞在身上。

哗啦啦一下,各种文件洒落了一地。

“瞎了啊你。没看到有人出来啊!”肖靖堂张手下意识将那道身影抱住,只觉得入怀处软绵温热,一股幽香直往鼻孔里钻,刚要多闻两下,左脚背忽然传来一阵剧痛,已经被来人重重的在上面跺了一脚,身躯也被重重的推开,差点稳不下来,一头从台阶上滚下去。

啪!

“流氓!”一只玉掌如影随形,响亮的与肖靖堂的脸颊来了一次亲密接触。

肖靖堂彻底懵了,被撞了也就罢了,可被撞后,这撞自己的人非但没有道歉,反而对自己又打又骂,哪怕肖靖堂脾气一向不错,这会也是彻底被激怒了,下意识就要一脚踹过去。

右脚抬起,前踹,一气呵成,在完成这个动作的过程里,肖靖堂终于看到了这野蛮女人的样貌,抬起的脚在空中稍微一顿,最终犹豫着落了下来。

本书摘选自微信公众号:微鱼读书
关注后回复:凌云之志,即可阅读全部内容。



随机看看

NEW ARTICLE

热门文章

HOT ARTICLE